第六章(遺忘)

哀痛沈澱,封鎖記憶。

 

太陽旭日東昇,照耀在某人俊俏臉上,惺忪揉揉眼,床上可人兒睡著香甜,一副洋娃娃般安祥,抬起頭在身旁低語。

『不管妳是否聽的到,依然想告訴妳,我不能沒有妳。妳真忘了一切嗎?別這麼殘忍,妳知道嗎?大家有多擔心妳。妳的遭遇,雖很坎坷崎嶇,但要堅強點,不能被命運所打敗。我知道要妳渡過這些難關很困難,為了這些關心妳的人,妳一定要平安歸來。雖然妳的養父很可惡,對妳做出這種事,養母因吃醋不諒解妳,但畢竟是愛妳,只是用錯方法,才讓妳養母醋勁大發,求妳不要因此而喪失活下去意念。』床上人兒微微動一下,見她有反應,繼續接著。

『心成那傢伙,妳就忘記他。這種無情傢伙,不值得妳愛他。妳有太多機會給他,一再錯過,不回頭愛妳,是該放棄,別因他而不再愛別人。』恨他把情真傷太重。

『仁俊也愛著妳,妳可知道嗎?我們這兩個大男人誰都不愛,就只愛上妳,這麼多女人,卻只對妳情有獨鍾。妳的單純,妳的天真,像天使般的純潔,獨自魅力吸引我們,值得我們倆付出真心給妳。』但事實,她只愛心成,吸口氣又說。

『仁俊為了不想破壞,我和他之間兄弟感情,見我難得會動心,拋棄對妳追求,來成全我,但在妳心目中,仍然有他存在。雖說並不在意,可是我好恨,為何不早點和妳相遇?也許結果不是這樣,我真的好愛妳。』低聲哭泣,怎樣她才懂,他的心?

 

床上人兒似乎有反應,慢慢睜開眼,看在旁哭泣人影,用手摸觸他臉龐。

『我好像做了一個夢,有人不斷在我耳邊說話,似幻似真。』

『那不是夢,是我在呼喚妳。』失復而得的歡喜,令他淚水流更快。

原來那不是夢,是俏生不斷陪伴在她身旁,伸手擦他臉上淚痕。

『別哭俏生,我這不是醒來了嗎?謝謝你,一直陪在我身邊照顧我。』看他男兒涙流下,令她感動。

『只要妳醒來就好,看妳沒任何反應,我真的好怕,怕會失去妳,怕妳不會醒來,別再這樣嚇我好嗎?』感謝上帝沒把她封閉。

『對不起,害你為我擔心,不會有這種事了。你現在還會繼續愛我嗎?』心疼他的害怕。

『當然會。』笑她傻的...好可愛。

她不再辜負,俏生對她愛意,雙手環住他脖子,主動送上香吻。

『情真妳...』被她動作嚇到,一時反應不過來。

『難道你不喜歡?』為她大膽感到臉紅。

『求之不得,哪會不喜歡。』接受她突如其來香吻,指導她。

『微微張開嘴巴。』生澀反應令他滿意,吸取她香丁舌。

 

此時有人敲門,心裡怒罵著,誰偏挑這時候來,結束這香吻 ,起身去開門。

『是你們啊!』口氣不佳看來人。

『聽你的口氣,不太歡迎我們哦!』仁俊挑著眉看他。

『不歡迎。』口氣明顯不好。

見某人羞答答,知怎回事,對小梅看。

『我們還是回去好了,別打擾人家的好事。』暗示配合他。

小梅明白他話中話,轉頭要走。

『仁俊、小梅姐別走。』情真立即出聲。

『是情真留我們下來,不是我們硬懶不走。』笑看某人臉色快爆,有趣極了。

某人擺眼色不說話,仁俊趕緊跑到情真身邊。

『妳看俏生這樣,我會怕。』故意伸手要握她的小手。

某人拳頭準備就緒,識務仁俊適可而止。

小梅看這兩個大男人,簡直像小孩子一樣,說出去一定沒人敢相信,還有童心未泯時候。

『你們倆別鬧了。』

『很高興妳能清醒過來。』仁俊突然正經八百轉入主題。

『聽仁俊說,妳封閉心靈不說話,無論如何我都要來看妳。』小梅也跟著接下。

『謝謝你們,這麼關心我。』感動對她的真心。

『我當妳是妹妹看待,妳是很好的女孩。』小梅親和握住她的手。

『以後別這樣對待自己。』仁俊跟著附和。

『我不會讓你們擔心了,我會勇敢去面對,並解決事情。』

『相信妳是個勇敢面對的人,不管發生怎事,都能迎刃而解。』小梅高興她的領會。

『小梅姐我會記住,妳說的話。』

『我想暫時把妳接過來,和我一起住。』某人適時提出。

『別猶豫了,俏生不會吃了妳,放心吧!』小梅贊同他的話。

『不是這樣啦!』情真傻楞,羞紅臉。

『不然是怎樣?』小梅明知故問。

『別逼情真。』知小梅技倆。

『我不捉弄妳了。』小梅忍不住笑出來。

『小梅姐妳在糗我。』發現她上了當。

『傻瓜。』俏生愛憐摸情真頭。

『不理你們了,都欺負我。』她有種被騙感覺。

『別理他們,來住我家如何?』仁俊幸災樂禍看戲。

『情真是我的,別想去你家住。』霸道把情真護在身後,瞪看他。

『情真又不是你的,她也沒答應你唷!』愈看他噴火,他愈得意。

『你們好意我心領,我還是要回去請求媽諒解,不然叫我如何安心走?』哭笑不得,看他們逗嘴。

『別說這種傻話,妳不會有事,我跟妳回去好嗎?』俏生擁她像稀有寶物。

情真點頭,仁俊不好意思再打擾他們。

『我和小梅先去公司了,你們慢慢談情說愛,我們先走囉!』

 

『上次你跟我說的那件事,我考慮的很清楚,願意跟你去美國做治療,不過費用方面,我會想辦法還你。』該分清楚,還是要分。

『傻瓜,我不要妳還我錢,只要妳健康,我就很高興。』牽起她的小手。

『情真,妳願意嫁給我嗎?』半跪下,凝望看她。

這是在向她求婚嗎?她的心跳好快,呼吸困難。

正在緊張時刻,有人敲門,俏生真想殺,敲那門的人,今天怎搞?老是有人來破壞,見到安仔和心成,口氣不好對某人喊。

『來做怎麼?』

『我來看情真。』不畏懼他的氣勢。

『可以讓我們進去嗎?』

『進來。』他並不是針對安仔,口氣較暖和。

 

病房人兒喊門外俏生。

『誰來了?』

『妳的國中同學來看妳』帶領他們進來。

『安仔是你啊!那旁邊這位是...你朋友?』情真看向他們。

『他是心成呀!妳不記得嗎?』以為她故意閃躲,才這麼說。

她很努力想,心成是誰?

『他到底是誰?』想不起來,這個人。

『心成就是我,妳真的不記得我嗎?』心成震撼住,不敢相信看她。

『我真的記不起來。』她就是想不起來。

『一點印象都沒有?』俏生覺很不對勁。

情真搖頭,這下嚴重了,情真忘了心成?

『妳在想想看。』不死心追問,難道真的遺忘他?

『對不起,我真的記不起你。』她真的沒印象。

心成無法相信,她真的忘了?

『除了我們這幾個人之外,妳想的起誰嗎?』追問她,是否還忘了誰?

她不費之力說出,並敘述每個人樣貌,但唯獨記不起心成。

『難道妳選擇,遺忘心成?』安仔心驚自語。

『妳真的忘了我?』等完全不記得他,才發現對她的感情。這是他的報應嗎?把她傷的太徹底,如今要挽回她,已經不可能了。

『緣份已盡嗎?』麻木看她。

情真不明白他眼中悲哀。

安仔難過拍拍他肩上,誰也沒想到,事情變這樣?

『情真遺忘你,表示她放棄這段感情,選擇想要過的生活,請不要再糾纏著她,放她自由。』俏生看他一眼,這是他罪有應得。

心成心被抽乾難受,沒有情真的日子,他要怎過活?恨自己把情真逼到這種地步,對她殘忍視若無睹,他是大笨蛋啊!不斷自責走向門去,安仔怕他做傻事,沒來及跟情真說清,匆忙跟上去。

『他怎了?我認識他嗎?』不明問俏生。

俏生細說從頭...

 

★★★★★★★★★★★★★★★★★★★★★★★★★★★★★★★★★★★★★★★★★★★★★★★★★★★★★★

『你別做傻事。』追上心成喊。

『我不會做傻事,只想一個人靜一靜,你先回去吧!』

安仔還是不放心跟在後面。

這裡曾是和情真打球的地方,有她的影子、笑聲,到處充滿歡樂時光,然而他再也無法見到她,是他逼走情真。

手機鈴聲響,遲遲沒理會,安仔提醒他,他才接起電話。

『怎現在才接我的電話,你人在哪?』打電話的人,口氣不好訊問他。

『我在廟裡。』

『我現在過去找你,別走開,我一會就到。』

那通電話是晴伶打的,不久之後,她也來到廟裡,見他傻傻站在那,霹頭過去就質詢他,為何那麼慢才接電話,心成沈默寡言。

『晴伶妳先別生氣,心成是因...』安仔看不下去,跳出來解圍。

見安仔慢吞吞,直覺有事發生,眯起眼看他。

『這件事對心成打擊很大,請妳別怪他。』小心說話,免被她怨恨。

『打擊很大?』到底在說什麼?

『情真...忘了心成,他一時受不了,才這樣,好歹同學一場。』觀察她的反應。

『那很好呀!』興高采烈喝采。

也許對晴伶來講是好事,但心成承受不了,他愛的人是情真,並不是晴伶。他如何說明白,事情都到這地步,硬著頭皮說了。

『心成真正愛的人...是情真,不是妳。』

『這是真的嗎?』瞪大眼睛,轉向心成。

看他默認的樣子,氣憤抓緊他衣袖搖晃。

『你把我當成怎麼?要的時候甜言蜜語,不要了才把我踢開,那我算什麼?你說話呀?』

『對不起,我們分手。』只能對她這麼說。

『條件我比她差嗎?』不甘心追,她真的輸情真嗎?

『妳不比她差,只是我從遇見她開始,就愛上她。我並不是有意要欺騙妳的感情,如果早點體會出對她的愛意,就不會和妳復合,而傷到妳。』

『你真差勁,到現在才跟我說,你愛的人是她。你以為說一句對不起,就算了嗎?對我來說是種很大傷害,你不覺很過份嗎?我也是有感覺的人,不是讓你隨便玩弄,而丟棄的物品。』咬牙切齒賞耳光給他。

『對不起!』愧疚在心裡。

『我恨你,至時至終你都愛情真,打從一開始,你就愛上她。心裡根本就沒有我存在,你這個大騙子。』用手捶打他的胸膛,來發洩憤怒。

心成任由她發洩,的確是他的錯。

『愛情沒有誰對,誰錯,一旦愛上某人,就愛不由己,自己都無法控制。對她的愛意牽掛,一直往無底深淵沈下去,無可自拔。』安仔講道理給晴伶聽。

『在說你自己嗎?你也愛情真吧?』嘲諷瞪他。

『是又如何?』大方承認。

『但她不愛你,你也是個失戀者,所以論不到你,來教訓我。』瞪他更深。

『這是我和妳之間的問題,別扯到安仔。』感謝安仔的相挺。

『你們處處維護她,愛上她。別被她那可憐模樣給欺騙,她只想討你們歡心,把你們喚之則來,喚之則去,像奴隸一樣使喚你們,她只是個不要臉的狐狸精。』喊出心裡的不平衡。

『請妳不要汙辱情真,她不是這種人。現在我才看清妳,妳連情真十分之一都比不上,輸了就出言毀謗,也不知道是否會傷到別人,更不懂體會別人心情。當初我怎會選擇妳,我真後悔。』心成立即,賞她耳光。

『你被她騙了,遲早她會露出狐狸尾巴。』摸摸發燙臉頰,不服輸瞪他。

『我來告訴妳,為何妳連十分之一都不到,情真當時被我們設計,她有說出惡言話嗎?明知是騙局,她照舊面不改色前來赴約,還忠心祝福我們,這種有風度修養的她,會是妳說的那種人嗎?妳不但惡意說她壞話,還打她,不會覺慚愧?』她的歇斯底里,令他倒胃口。

『我恨她,你們都在幫她說好話。』對她恨之入骨。

『從此我們一刀二斷,誰也不欠誰,奉勸妳個性改一改,否則吃虧的是妳。』不想和她枆下去。

『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還有那隻狐狸精。』她心中只有恨,聽不進勸告。

無奈搖頭由她去。

『這樣好嗎?會不會做出傻事?』難免會擔心她的安全。

『她不像會跑去自殺的人,這樣也好,不然會害了她。』看著遠方嘆息。

『真是這樣就好了?』安仔可不敢想像。

 

★★★★★★★★★★★★★★★★★★★★★★★★★★★★★★★★★★★★★★★★★★★★★★★★★★★★★★

 

仁俊和小梅進入病房,看他們在整理東西。

『情真這麼快,就要出院?』小梅疑惑看他們。

『不然老是待在醫院,骨頭都快散了。』她不喜歡醫院的味道,令人不舒服。

『醫生已經連絡上,美國那邊,最快下禮拜就能出發。』對他們宣佈。

『妳一定要加油,打倒病魔。』仁俊為她加油打氣。

『我一定會加油!』感謝對她的關心。

『回來時,我要看到健康的妳。』小梅也替她打氣。

『向你們說件事,我決定嫁給俏生。』先讓他驚喜一下。

他怔住,他沒聽錯吧?情真要嫁給他?

『妳是說真的嗎?答應要嫁給我,我是不是在作夢?』過會才反應回來,驚喜若狂。

她害羞點頭,開心抱起她旋轉,終於他等到這一刻,肯點頭嫁給他。

『情真肯嫁給我了。』開懷大笑,像孩子般開心。

『俏生恭喜你,一定要好好疼愛情真,別讓她受到傷害。』小梅恭賀他得到美人歸。

『能娶到情真,我真替你高興。』仁俊也恭喜好友,誠心祝福他。

『我一定會珍惜情真,永遠愛著她。』真心捧住情真的手。

『如果讓我知道,你對情真不好,我可是會不饒你。』小梅消遣他。

『俏生對妳不好,把他甩了,來我這。』幸災樂禍看他。

『你們別這麼過份,我是那種人嗎?』好氣又好笑看他們。

『開玩笑別生氣啦!不然跟你說聲,對不起嘛!』仁俊怪意動作,惹得大家笑開懷。

『等下就出院嗎?』小梅正經問。

『順便去看我養父。』養育之恩不能忘。

『有必要去看他嗎?』仁俊不解,把她害那麼慘,還去看他?

『畢竟養育她二十年,人難免會有犯錯時候。』俏生代替她回答。

『這不像是你會說的話。』懷疑看俏生,變性了。

『這都要感謝她,是她改變我。』溫和看情真。

『我看世間上,只有情真能制服你,才讓你變那麼多。』小梅糗他。

原來愛,可以讓人改變一切,不惜為對方付出,無怨無悔,這叫人如何不感動呢?

 

『是情真教會我,她的天真無邪,感動我內心深處,願意付出我,全部生命來愛她。』充滿感性,柔情告白。

『別這麼肉麻,我都快聽不下去。』俏生的告白,害他雞皮疙瘩掉滿地。

『時候也不早,我們是該走了。』小梅看看時間。

『如果得不到,養母原諒的話,情真要住哪?』

『還用說嗎?當然是我家。』擺眼色給好友看。

『要是妳住不慣,來我這住。』不死心討問。

『想不想,嘗嘗看?』用殺人眼色看他,正磨拳擦掌。

仁俊趕緊停住,這笑話,免得真的遭殃。

『玩笑就開到這,小梅我們走了。』快閃人唷!

『不送了。』瞪礙眼的人走。

『終於能回去,不用待在醫院裡。』開心伸懶腰。

『我們可以回家了。』一個充滿幸福的家庭。

聽的情真臉紅,以後要跟他一起生活了。

『妳怎麼了?不舒服嗎?』喊了幾聲,以為她不舒服。

『沒有,我們走吧!』

牽起他的手,讓她備受甜蜜滋味,她真的要好好愛眼前這男人,不斷耐心等待她,叫她好感動。可是好奇怪,當初為何沒答應?真是怪了,不想了。甜蜜牽俏生的手,往警察局去...

 

『有人來看你了。』一名警員對地牢裡的人叫。

跟警員走到會面室,見到情真來,打算往回走,他實在沒臉見她。

『爸~別走。』情真叫住他,依然認他這爸爸。

森吾走到椅子旁坐下,拿起電話筒。

『妳還認我,這個爸爸嗎?』聲音明顯發抖。

『是你把我教育成人,供我讀書住行,這輩恩情我無以回報,人難免會有做錯事時候,只要有心改善,一切都還來的及。』眼眶泛紅。

『不虧我把妳扶養成人,妳是個好孩子。但我卻差點傷害到妳,我沒有臉見妳。』哽咽住羞愧。

『你和媽的養育之恩,我這輩子都沒辦法還。那時,你只是情緒上激動點,並沒傷到我,一時失去理智才這樣,你仍然是我爸。不管怎麼說,爸知錯能改就好,我們都希望你回家。』安慰他的愧疚。

『妳這傻孩子,心腸太好了。』她的寬宏大量,令森吾再度哽咽。

他活大半輩子,看盡各式各樣人生,萬物變化,卻不如一個小女孩。她的胸襟廣大,懂養有之恩,他自嘆不如,曾幾何時?他變成這副模樣。

『代我好好照顧妳媽,跟她說聲對不起。』

『爸你自己去跟媽解釋,我並不打算告你。』從就不打算告爸。

他真的好後悔,當初為何一時,被愛情沖昏頭。害愛他的人難過,好在及時回頭。不然等真的鑄成大錯時,為時已晚。

『爸你放心,我去跟警員解釋清楚。』去退銷筆錄。

許久後,警員打開鐵門。

『你可以出去了。』

『謝謝妳的大恩大德。』見到情真跪地嗑頭。

『爸你快起,我受不起。』拉起跪在地上的爸。

『伯父快起,情真承受不了。』俏生趕緊拉起他。

『我真的很感謝妳。』

『爸只要你好好善待媽,我別無所求。』這是她唯一的要求。

『放心,我不會讓妳失望。』

『我們回家吧!媽還在等我們。』欣慰爸肯回頭。

 

沈悶氣氛散發在每個角落,實吾受不了,打破沈默。

『媽妳別這樣悶不吭聲,這並不是情真的錯,要怪只能怪爸。』琴心不為所動。

不說話已有好幾天,真擔心媽。

叮咚叮咚~

實吾去開門,訝異喊出。

『小妹~』

『妳這狐狸精還敢來,我不是說過,不准妳進家門一步嗎?妳滾,我不歡迎妳。』聽到她的名字,琴心衝過去。

她眼淚幾乎快奪眶而出,琴心還推她。

『我不是妳媽,妳滾出去,我不想再見到妳。』

俏生扶住情真,後面傳來。

『老伴,別這麼對情真。』森吾走出來。

『爸你不是在警察局?』驚訝爸的出現。

『是情真的大量,不告我,才能平安回來。』

『太好了,現在都一家團聚了。』實吾高興的手舞足道。

『我可不認,她是我們家一份子,休想我會原諒她。』殘忍對情真。

媽依舊不原諒她,永遠都不會。

『不管妳認不認我這女兒,在我心目中,妳永遠是我媽,永遠都是。』悲楚望著她。

神情落寞跟俏生離開。

『其實妳已經原諒她了,為何還要堅持不認她。』看她妻子痛苦神情,嘆道。

她仍然把情真當女兒看待,偏偏嘴巴就是不認她,有口無心。

『別在堅持,一家人團聚不好嗎?情真雖不是妳親生,但妳還是愛她。她所剩時間不多,正需要親人的鼓勵,真的要讓她,遺憾嗎?』苦勸媽的固執。

『無法承認,就是無法承認。』堅持到底。

其實是她的面子掛不住,這幾天她想很清楚,早就原諒這傻女兒,就是開不了口,硬ㄍㄧㄥ在哪,無法說出口啊!

 

★★★★★★★★★★★★★★★★★★★★★★★★★★★★★★★★★★★★★★★★★★★★★★★★★★★★★★★

 

遠遠傳來摩托車聲音,以極快速度過來。

安仔好奇看,極速車主是誰?好像有點面熟,在哪見過的樣子?

忽然想起來,這不是情真的同學,宜芯嗎?

跟她招手,宜芯停下來。

『你怎會在這?』打開安全帽,驚訝看著他。

『我在勸人,妳又怎會,在這出現?』好奇她的出現。

『來還東西。對了,你在勸誰?』

『在那邊那位。』安仔看某方向。

『他失戀嗎?』見他背影感覺,還滿不錯。

『和情真有關係。』

『此話怎講?』不懂他的話。

『他就是讓情真傷心的人。』無可奈何道。

『就是他啊!但他看起來,怎不快樂?』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現在他才發現,對情真的感覺,一切都太晚了。』

『只要彼此還眷戀對方,不算是太晚,來的及補救。』不知情的她,傻回。

『連補救機會也沒,情真完全忘記他的存在,記不起他是誰?徹底忘了。』總是等到,無法補救才來悔恨,真的是太遲。

『不過這樣也好,情真不用為他難過了。』老實說出她感受。

她突然想到一件事。

『你知道心成是誰嗎?情真把信遺留在我家,是寫給心成。你應該知道,這個人吧?』

『他就是心成。』指剛才的方向。

『不會吧!就是他?』驚訝說不出話來,哪有這麼巧?好像都安排好一樣。

『可以把信交給我嗎?也許對他有用,他這樣子很久了。』就算鐵打身體,也會承受不住。

『我和你一起過去,我也想知道,信的內容。』宜芯把信交給他。

 

寂靜身影一直望著海看,獨自沈溺在自我世界,不知後面人影來到。

後面人影,唉嘆一聲,看不慣他的落魄,走到在他面前。

『心成告訴你,情真有寫封信給你,就在這。』拿出信來。

『這是她寫給我?』他回神看出現的信,顫抖伸手接住。

『我想那是,她在傷心欲絕情況寫下。』旁邊另一個女聲響起。

 

心成:

          我很愧疚,破壞你和晴伶之間的感情,你們本來是天生的一對,郎才女貌,羨慕在旁的人。而我卻介入你們,因我的出現,害你們分手,我是罪魁禍首,害你們不能在一起,我真的很內疚。但我就是,不由己愛上你,無法控制不去想你。曾經幻想,只要等待的話,就有一絲的希望,明知很傻,卻一頭往下栽,甚至不想從夢中醒過來。夢終究會醒,遲早要放棄對你的感情,但我怎捨得放棄呢!愛你愛的太深,讓我好捨不得放手。我是那麼的愛你,而你無動於衷,就像我對俏生那樣,不為所動。

          後來我才發現,從你為晴伶做的那件事之後,更明瞭,在你心中容不下別人,包括我在內。那耳光,徹底讓我從夢中甦醒,當然我的心,狠狠被撕裂,一陣一陣的抽痛,痛的想自我了斷。當我下定決心,拋開關於你的一切,重新為自己而活。從記憶中把你抹去,決心不再愛你,也許對你我比較好,對晴伶也較公平。我終於體會到,愛是不能強求,不能因得不到,就要玉石俱焚。如果得不到,就要毀滅,不知有多少悲劇發生,更要成全對方想追求的。勉強束縛是不會幸福,關係只會愈變愈糟,甚至有可能一拍兩散。成全是一種高尚境界,並不是每個人都適合。然而我卻選擇它,成全你和晴伶的幸福,一定要珍惜她。

 

『妳太傻了,都到這時候,妳還誠心祝福我和晴伶。』不停顫抖雙手。

『她就是這樣子的人,寧願自己痛苦,也不讓別人受苦。』女聲再次響起。

恨自己傻瓜啊!明知情真,愛他愛的死去活來,卻不斷拒絕她。

情緒失控哭喊大叫,痛狠自己太慢發現,整個人都瘋潰。

安仔見心成完全失控,原來愛一個人太深,會讓人瘋潰捉狂。

『想開點。』只能勸他。

『你不可以輕言就放棄,把她追回來。』女聲氣憤看他,不平他就這樣放棄。但她似乎忘了,情真之前在她那發生的事。

『她已經忘了心成。』看她怒氣,安仔說出。

『從頭追啊!雖然她已經忘了,但我相信,只要用心去感動她,說不定,有天她會想起來。難道你甘心放棄不成?枉費情真愛你到刻骨銘心,如果你忍心放棄這段感情,我無話可說。』擺他一眼,對那位瘋潰人。

『妳說的沒錯,我不能輕言放棄,我會重新追回情真。』她的話點醒他,恢復原有的自信。

『好樣的,我替你加油。』

『別再說輕言放棄的話,不到最後,怎麼知道輸贏?』女聲提醒他。

『妳是情真的同學?』這時心成才發現她。

你未免也太慢查覺到吧!

『我忘了自我介紹,我叫宜芯。』

『多謝妳,讓我清醒。』感激她點醒。

看看好友和她,也許他們能配在一起,我怎做起月老來了?

 

『我很羨慕情真,這麼多人,對她的關愛。』

『她楚楚可憐模樣,需要被呵護,令人想疼惜她。不過她是她,妳是妳,妳也有妳的優點。』安仔理性分析。

『真的嗎?』高興向他驗證。

『是真的,一定會有人欣賞妳。』

『那會是你嗎?』宜芯臉紅小聲。

安仔這笨蛋,還聽不出,宜芯對他有意思嗎?

直接的告白,令安仔無聲。

『開玩笑啦!』她失望著卻佯裝開心。

根本就不會對她有意思,他喜歡的人是情真,沒她的份啦!好不容易找到喜歡的人,人家早就心有所屬。

『妳真的是在開玩笑嗎?如果我喜歡妳呢?』認真看她的眼神問。

她有沒有聽錯?他喜歡她?

『你真的願意和我在一起?不一定要勉強。』不確定質疑。

『這不是勉強,我被妳吸引住了。』他的態度很認真。

『可是你愛的人,是情真。』女人的敏感度,很小心眼。

『不僅是我愛情真,連她的老闆,也愛她。我對情真感情看開了,就信上所說,勉強是不會幸福,所以當朋友最好,能彼此說心事,何樂不為?』耐心跟她解釋。

『你們慢聊,我先走一步。』心成打擾插入。

看他恢復已往神情,知他下定決心,重新追回情真。

『有事再CALL我,我會幫你。』

神色自若離開,剩下他們倆獨處。

『你剛才說的,全真的嗎?』想再確認一下,他的心意才放心。

這麼愛吃醋,還在懷疑他的心意?

『向妳發誓,今後只對妳一個人情鍾,絕不三心二意。』這總行了吧!

『真的?』開心笑在臉上。

這女人,有完沒完。用嘴封住她,免得再發問。吻的宜芯頭昏眼花,全身無力,酥麻感覺,對她施了何種魔法,無力癱軟在他肩上。

『怎麼了?難道是妳第一次初吻?』看她耳紅,令他滿意。

『不用驚訝,我當然要獻給喜歡的人,哪有隨隨便便。』羞紅臉瞪他。

『其實我也是第一次初吻,算扯平了。』歡喜她的初吻獻給他。

『看不出來,你還滿熟練。』取笑他。

『模擬很多次,才會這麼熟練。』

『需要模擬嗎?久就會了。』忍住笑意。

『是妳說的唷!』抓到她語病,再次親吻她。

『你不是親過了,還親?』察覺不對,推開他。

『妳說久了就會,我就先試試看囉!』舉雙手無辜喊冤。

『歪理。』讓她哭笑不得。

『那只是藉口,我真正想親妳,才是理由。』

『原來你早就心存不正,你這大色狼,看我怎修理你?』

驚覺馬上跑給她追,在廟裡甜蜜互相追逐...

 

★★★★★★★★★★★★★★★★★★★★★★★★★★★★★★★★★★★★★★★★★★★★★★★★★★★★★★

 

喧嘩吵雜搖滾音樂,帶動整個PUB氣氛,窈窕美眉走向,在吧台男仕身旁。

『妳為何出現在這種地方,被甩了?』男仕訝異看她。

穿露背裝,裙子短到,快要看到屁股,還故意裸露胸前,忽隱忽現,不覺快春光乍現嗎?他倒是不在意,不過容易引人想入非非。

『不可以嗎?』那人是晴伶,嫵媚對他笑。

男仕脫下筆挺西裝,替她遮蓋身軀。

『把它披上,別再穿這種養眼衣服出門,很容易引狼入室。妳沒看到,那幾個男人,虎視眈眈盯著妳瞧?』簡直引人犯罪。

『那你呢?會像他們一樣,盯著我看?』盡情賣弄風騷。

『妳還不夠看,這種雕蟲小技,引不起我的性趣,我是情聖殺手。』上下打量她,的確很火辣。

『還引不起你的性趣?』給他一個火辣辣香吻。

『的確夠火辣,但不夠格。』按兵不動。

『這樣呢?』挑逗對他,上下棋手。

這女人真大膽,敢公然對他毛手毛腳,她的目的何在?不可能投懷送抱,為了接近我嗎?還是對付情真?

『想不想,更進一步?』冷笑邀她。

『我奉陪。』總覺他的笑容,令人發毛。

 

來到飯店,情聖殺手脫下上衣。

『想和我洗鴛鴦浴嗎?』試探問她。

『我待會再洗。』推辭他的好意。

過去抱住她身軀,低頭在耳旁吹氣。

『剛不是很大膽挑逗我?現在怎變成,一隻安分小野貓?不喜歡和我共浴嗎?』看她還能撐多久。

『我習慣一個人洗。』不自然推開他。

『妳到底有何目的?老實說出來。』冷峻走到沙發坐下。

她被看穿了嗎?不會的,鎮定點。

『我沒有任何目的,純粹是仰慕你。』

『是嗎?剛才妳的表現,好像不是這樣。』挑起眉,走到她身旁。

以行動來表示她的決心。

這女人真的存心,想挑逗他能耐嗎?他忍耐可是有限度。

依舊挑逗他,他可按捺不住,把她壓在床上,解開她的衣裳。

冷空氣直接打醒她,驚慌的跳下床,雙手緊抓住衣裳。

『不是仰慕我嗎?這麼快就跳下床。』好笑看她的防備。

『沒錯!我是為了想接近你,才這麼做。』無法再偽裝下去,她可不想被他佔便宜。

『為報復情真?』收起笑臉,嚴厲看向她。

『她害心成不要我,我才想藉由你,來傷害情真,沒想到被你識破。』顧不了一切,全盤托出。

『妳敢動情真,絕沒好下場。』提醒她的後果。

『你是在威脅我嗎?』她可不妥協。

『不是在唬妳,以俏生格性,會殺了妳。奉勸妳別動情真為妙,妳是惹不起他。』告訴她詳情。

『我不服,為什麼你們都坦護她,是她搶走心成,我才是受害者。』喊出她心裡不平衡。

『妳成熟點,好不好?別像小孩子一樣,無理取鬧,難道情真就不可憐?當你們在甜言蜜語時,她的心有多難受,妳有想過嗎?』指出她曾經也是。

『我才不管她,難不難過。我只知道,她就是原兇。』激動喊叫。

『光這點妳就輸了,不用比其他。』失去理智的女人,果然不可理喻。

『連你也幫她?』嗤之以鼻道。

『是又如何?』

『又是一個愛她的人,她對你們施了何種魔法?讓你們一個又一個,為她俯首臣服。』她不解,每個人都維護她。

『天使般純潔,不受世俗汙染,單純令人想疼惜她。』這是她比不上的。

『以為她有什麼過人之處?不過如此嘛!』她更加不屑。

 

看她被嫉妒沖昏頭,愛不到就玉石俱焚嗎?有可能,往往因太愛對方,才會有恨。恨太深表示愛越深,一旦得不到,就想毀滅對方。她得不到的,別人也休想得到,她就是這種人。但那也不是她的錯,當一個人不愛你時,不是成全,就是陪葬,只在一念之間而已。

『別讓怨恨,蒙蔽妳真正善良的心,得不到就不要強求,放手隨他而去。』勸告她別執迷不誤。

『我才不要讓他快活,那我算什麼?』她很不甘心。

怨恨太深,聽不進任何勸告,得小心看管她。乾脆把她收服起來,免得害到無辜之人。天啊!他怎有這種想法。嗯!等一下,她的本性應該不壞,也許還有救,也不一定,好吧!就留她在身邊教育她。

『回我話。』見他沒回答,怒吼。

脾氣也得改一改,火氣太大了。

『先別說那些了,願意留在我身邊伺候嗎?』給她一個教育的機會。

果然是隻色狼,只有非分之想,看來找對人了。她的復仇計劃,很快就能實現,爽快答應他。

『不聽聽,我要求的事情嗎?免得妳到時後悔。』這麼豪爽,優點一項。

『不用了,最壞被佔便宜,沒啥大不了。』

是嗎?看她微微發抖,怕我對她佔便宜。

『放心吧!我不會趁人之危,也不會佔妳便宜。隨時跟著我,幫我整理資料就行了,不會對妳做出不軌的事。』於心不忍,放軟態度。

她稍微安心些,見他又開口,心馬上被吊高。

『房間我會幫妳安排,明天跟我到公司去,薪水我會付給妳,現在妳先去洗澡吧!』

她有沒有聽錯?付給她薪水,懷疑看著他。

『暫時相信我一次。』知道她現在不相信。

讀出他眼神誠懇,暫時相信他,進浴室去洗澡。

他腦筋有問題嗎?讓她白吃白住,又有錢可拿。天底下,哪有這麼好康事,不是腦筋透逗,就是有預謀,得防備他。

洗完出來後,見她臉上的妝都不見,變得潔白無暇臉,看起來順眼多了。

『妳早點睡,我先去洗澡。』

過會後,他爬上床睡覺,令晴伶不安,怕他會侵犯她。

見他沈沈睡去,她才放下心睡覺。

 

幾天和他相處下來,他真的連碰都沒碰,遵守他開的原則,還教她很多工作上的事。雖然表面上,一副悠閒樣子,但工作起來,一點都不馬虎,處處謹慎小心,不得不佩服他。

『還習慣嗎?』見她發楞,輕拍她。

『走路怎沒聲音?』她還驚魂未定。

『妳想太入迷,才會被我嚇到,在想什麼?』有趣問。

『有需要我幫忙的嗎?』馬上插開話題。

『沒需要妳幫忙,別逃避我問妳話。』不放棄剛才話題。

『沒什麼。』眼神閃躲,轉身回房去。

擺明是想逃避我,還說沒什麼,沒關係,他會慢慢等待她。

這幾天,他發覺其實她滿可愛,並沒有想像中潑辣。一時被愛恨沖昏頭,才有消極想法,不然她也像一般女孩,天真可愛。可惜她用錯方法,導致現在這樣。對她的興趣愈來愈濃厚,越刺手越覺有挑戰性,想馴服她,包括她的心。沒錯她的心,他會去拯服,霸佔著她,讓她愛上他。和情真比起來,感覺是不相同。情真弱不禁風模樣,令人想憐惜;晴伶潑辣格性,令他想拯服,還想佔有她強烈感,強烈到令他感到害怕?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晴 的頭像
雪晴

雪晴的天空

雪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