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堅持)

失去才懂珍惜,此刻不再放棄。

 

眺望大樓,心情沈重在門口徘徊,望見高挑身影,上前詢問,他是帶著懺悔心來,那人不願透露半句話,他心急如焚跪下。

『求你告訴我,情真在哪?拜託你。』低聲下氣求。

四處尋不著情真倩影,推測可能是在那人身邊。但並不知道他住處,來他公司看,能不能查得到。

『勸你放棄情真,她已經答應嫁給俏生,很快就要去美國治療,不要糾纏不清,聽懂沒?』冰冷眼神射穿他。

『就算天涯海角,我也會把她追回來。只要她沒嫁給俏生,我絕對不會放棄她,我已經不能沒有情真,這輩子永遠祗愛她。所以我求你,告訴我,好不好?』哀求他的寬宏大量。

他傻過好幾次機會,這次他絕不再放棄。換他追回情真,不管是否記得他,用一輩子時間,去追回情真。

現在才發覺對她的愛,也太慢了吧!數次傷害情真後,才想換回她,想都別想。

『你這種自私的想法,情真算什麼?當她還沒遺忘你時,不接受任何人愛意,就連一個堂堂大老闆,俏生傾心於她,她都無動於衷,一心只有你。當她全忘你,才發覺她的重要性,你有沒有顧慮到俏生的感受?他比你更愛情真,我也拜託你,別再去打擾他們世界。如果你真為她著想,別糾纏她。』邁步向前走,開會時間快來不及,沒時間廢話。

他叩一聲,額頭明顯紅印。

『我會跪在這,等你說為止。我絕不會放棄她。』他豁出去了。

不理睬他,消失在大樓中。

路人經過,不時看他一眼,那個人跪在這做什麼?

不顧路人異樣眼光,依然跪著,絲毫不受影響。雙腳雖然已麻痺掉,就算是殘廢,為了情真,他要堅持到底。堅強意志力驅使他,別放棄。

 

大樓中,最上層樓辦公室裡,小梅送文件給代董。

『那人怎會跪在我們公司前?』引起她的好奇心。

『不用理他,無非是想知道情真在哪?』看手中文件。

『萬一他長跪不起,怎辦?』試探他的口風。

『他愛跪,就讓他跪。』頭看她一下,繼續批改文件。

小梅嘆息著,並不是她在幫那個人。只是這樣長跪不起,連水都沒喝,身體怎會承受的住?有點同情那個人,讓她聯想到,會不會就是他?

『他就是心成,對不對?你才不理會他?』揣測問。

『這點懲罰算便宜他,比起情真絕望,他算什麼?相信俏生也會這麼做。』頭抬起來,再看小梅。

她沒權力去反駁,誰叫他誰不惹,偏偏惹到這兩個男人,發起飆來,任誰都沒辦檔住。

『我先出去工作了。』她不再自討沒趣。

 

一整天跪下來,他快承受不住,半滴水都沒沾。

天色漸漸暗淡,絃耀霓虹燈不停閃爍,穿梭在大街小巷中,人潮也逐漸熱絡起來。他真的快要昏厥倒下,不斷強忍住,一定要得到情真在何處。

高挑人影從大樓走出來,見到他想站起來。

由於跪太久,跌倒在地上,爬不起來。

在後面小梅看了不忍,跑過去扶住他。

『你還好吧?要不要緊?』

『我還可以。』他是勉強站住,但雙腳發抖站不穩。

『需要到醫院去嗎?』看他都快站不穩,還硬撐。

『不用了,謝謝妳。我只想知道情真在哪?求你告訴我。』苦苦哀求他。

『你就告訴他吧!瞧他已經受到懲罰。』要他適可而止,點到就好。

『要告訴你也行,除非你能一直跪到早上,我來上班為止,否則免談。』故意刁難他,不信他真能撐住。

『太強人所難,就算是鐵打身體,也會承受不住。』小梅不平他的刁難,擺明強人所難嘛!

『如果你一直不來,那我不就跪到死為止,先講好時間。』提出他的疑問。

萬一他十點來,也算是早上。

『我會八點準時到。』算他還有點小聰明。

『至少讓他吃點東西,沒吃東西會搞出人命。』替他爭取點機會。

『等吃完,再回來跪。我可不想看到,一具死屍在公司前,給你一小時時間。』他不算是太殘忍。

『仁俊你先回去,我會盯著他,等他回來跪,我才走。』天色也不晚了。

『萬一他路途中跑走掉,等早上才來。我怎知道,他是否遵守約定?』不太信任他。

『我會遵守約定,否則我自動放棄情真,永不相見。』舉手對天發誓。

『好,明天見真章。』

 

『雖然我不知道妳是誰?但謝謝妳這麼幫我。』狼吞虎嚥邊吃邊說。

看他吃的很不雅觀,真像難民跑出來。

『我是誰不重要,看你為情真跪一整天,我真的很感動。你和情真的事,我都知道,但她現在很幸福,你忍心讓她再受傷嗎?』挑明對他說。

『妳說的也許沒錯,但等我愛上她時,一切都太晚了。我不甘心就這樣放棄她,她曾是如此愛我,怎捨得說放棄?』停止手中動作,放下食物,悔恨當初的殘忍。

『如果你真愛她,就祝福她有美好未來,別再破壞現在美夢。』她不是有心偏袒俏生,為的是情真幸福著想。

『我做不到,她投懷送抱他人,我沒那種胸襟。』

他講有道理,換成是她的話,也不會把愛人,推向別人懷抱,勸他也沒有用了。一旦下定決心,就準備和俏生挑戰,夠膽量,佩服他的勇氣。

『祝你好運,但我要提醒你,俏生愛情真癡情,絕不比你差,也許更勝你一疇。你做好心理準備。』終於有人敢和俏生較量,搶他最心愛的人。不過能給情真幸福最重要。

『為了情真,我不怕任何挑戰,縱然傷痕累累,絕沒怨言。』能換回她的心,他受折磨也不要緊。

『時間也差不多,我該回原地去,妳請慢走。』看看手上錶,時間快到了。

『希望這一晚你能熬過去,加油!』拍拍他的肩。

她實在很想看看,誰能打動情真芳心?誰又能令情真幸福?

 

★★★★★★★★★★★★★★★★★★★★★★★★★★★★★★★★★★★★★★★★★★★★★★★★★★★★★★★

 

『你看那人,怎還跪在哪?』昨天經過路人叫道。

『不會是神經病吧?』兩人快步走過去。

整晚沒睡,加上長跪不起,他快虛脫無力。八點快到了,忍耐住。

小梅提早幾分到,見他還在跪,既感動又佩服,好堅強意志力。

『你真的都在這?』俏生遇到對手了。

『嗯!是不是快八點了?』無氣呢喃。

『差不多了。』

一台紅色跑車奔馳而來,停好車位,下車來到他面前。

『你遵守我的約定,這是你要地址。』遞給他。

接住時,他眼睛模糊到快看不清。

『太好了。』終於拿到手,緊握地址昏厥過去。

小梅立刻打電話叫救護車。

『妳今天就在醫院照顧他。』別說他不通人情,看到他表現,無法刁難下去。

『就讓我來照顧他吧!你們還有工作要做。』站在他後面的晴伶提議。

『誰說妳沒事做,做到妳哇哇叫。』俊臉不兌,拉著她手走。

沒想到仁俊也是醋罈子,這下變熱鬧了。

『我是怕你們太辛苦,為你們分擔。』晴伶狡辯。

『交給小梅就行了,她知道如何處理,用不著妳插手。』乾脆拖的她走,別以為他不知道,她在想什麼,想都別想。

真是小心眼。

 

救護車也隨之而來,小梅坐上自己車,跟隨救護車直達醫院。

好在他年輕力壯挺著住,不然真怕搞出人命來。見他緊握手上地址,深怕遺失掉,這是什麼?撿起地上東西,是一封信。奇怪怎會掉在這?上面寫的是心成,打開內容,閱讀起來。原來如此,怪不得情真想放棄他,來成全他和晴伶。等成全他們時,卻發現心中至愛是她,可惜啊!倆人早就愛上對方,卻陰錯陽差來拆散他們,不能長相廝守,再勸勸他好了。

 

『你醒過來啦!怎不多睡一會?』小梅提水果進來。

『我要馬上去找她。』虛弱準備下床,不小心又跌回床上。

『先別急,把身體顧好,身體這麼差,怎去找情真?』阻止他動作。

『我顧不了這麼多,不加快腳步的話,她很快要嫁給俏生。到時用搶的也沒用,叫我怎不心急?』沒多少時間讓他耗。

『你的信我都看到了,它不小心掉在地上。情真想忘了你,重新過活,就該尊重她的決定。既然你們都錯過機會,表示今生無緣,何必互相折磨對方。』他的衝動,她了解。

『我絕不會放棄情真,就算是要我上尖刀,下油鍋,我都欣然接受一切。』不放棄喊。

見他如此堅決愛情真,深深感動到她,還是別太早下決定,或許他和情真,還有緣份也不一定。

『你太執著對她感情,願意為她付出一切,我很感動。無論是你,或是俏生,真心為她付出感情,她真的很幸福,我很羨慕她。』打消勸他念頭。

『相信有天,也會有人,肯真心為妳付出一切。』

『不說這些了,我載你過去吧!萬一你昏倒過去,可就沒人知道。』好人做到底,依他現在這種情況,身體還很虛弱,不知路途中會發生什事,別還沒追回情真,他就先掛了。

『麻煩妳了。』她說的對,現在不是勉強時候。

『我先去幫你退病房,等我一會。』

『不知怎稱呼妳?』臨走之前問她。

『情真都叫我小梅姐。』挑高眉。

『小梅姐,我真的很感謝妳。』意思就是,願意幫他囉!

 

自從媽不認她後,心情一直很低落,對窗外景物發呆。

某人來到她身旁,從後面抱住她腰際。

『在想什麼?』

『這一生當中,我只求媽原諒,就心滿意足。』難過紅了眼眶。

『傻瓜總有天她會知道。』原來她一直想求養母諒解,安慰著她。

『假如有天我早走了,媽還不肯原諒我,怎辦?』轉身害怕看著他,她好怕是這種結果。

『別這麼說,妳會平安無事,跟我到白頭偕老。』心疼極她害怕,親吻她的額頭。

她不該說這些話,讓俏生擔心,說些開心的事。

『我們出發之前,先訂婚好嗎?』勾住他的脖子,從眼中映出她的影子,多麼迷人的俊臉。

『這麼迫不及待,想嫁給我,是怕我會變心嗎?』看她陶醉神情,有想捉弄她的念頭。

『不是啦!你等我那麼久,人家想補償你嘛!』急忙解釋。

『我會用一生幸福,來跟妳纏綿,直到老,我都會永遠愛妳。在我心目中,妳是我唯一的至愛。這一生我認定,妳是我的妻子。』柔情似水看她,他會用盡一生愛,來呵護她。許下諾言訴說,對她的誓言。

『我也會用一輩子來愛你。』他給予承諾,她真的好感動,幸福地無法用言語形容,墊高腳,主動吻他。

接受她突來的吻,很快她就要成為他的妻子,吻的難分難捨時,管家進來。

巧遇親熱畫面,輕聲咳嗽,她來的不是時候。

情真羞紅臉低頭,見她髮邊凌亂,溫柔幫她整理。

『有事?李嫂。』

親密動作,引來李嫂研究眼光。

害羞推開他,李嫂收回視線。

『小梅小姐在外頭等你,好像有事跟你說,身邊還帶一位年輕人。』看情真一眼,雖然長的還挺漂亮秀氣。

她自覺小梅小姐跟少爺較登對,兩家交情匪淺,還論及到婚嫁,雙方父母很贊同他們成親。

只是他們不知道,俏生和小梅並不來電,一廂情願,自作主張罷了。

 

★★★★★★★★★★★★★★★★★★★★★★★★★★★★★★★★★★★★★★★★★★★★★★★★★★★★★★

 

見他們下來,小梅問候她。

『身體有好些了嗎?』

『小梅姐多謝妳關心,我好點了。』窩心問候令她溫暖。

『他怎會來這?』發覺心成也在,俊臉不兌。

『我帶他來看情真。』看他指向處。

『能讓我單獨和她說話嗎?』走上前誠懇說,望著情真看。

『她很快就是我的妻子,怎能讓你和她獨處,你和她沒任何關係了。』拒絕他的提議。

刺痛心成的心。

『你們要結婚,我是知道,但會不會太倉促些?』小梅訝異著,太快些了。

『妳是知道的。』問題丟回給她。

堵著小梅啞口無言,她還能說什麼?情真所剩時間不多。

『我想在去美國之前,先和俏生結婚,回來之後,再補辦婚禮也不遲。』

心成刷白了臉色,這是上天給他的懲罰嗎?

『伯父會答應嗎?再說也是商界,有頭有臉的人。』憂慮她的考量。

『小梅姐真的嗎?』

她確定點頭。

『我們先別去結婚了,等去美國回來再說。』拉拉他的衣角,她不想讓他難做人。

『放心,我自有分寸,別擔心。』這麼為他著想,緊握得來不易人兒的手。

彷彿告訴她,有他在別擔心。但情真心裡卻不安,深怕他父母反對。

心成仍抱一絲希望在,不管希望有多渺小,他都不會放棄。

『這二天,我會帶情真去教堂結婚,到時妳要來當我們見證人。』有意告誡某人。

『需要這麼急嗎?』再次確認。

拖點時間給心成,還沒開始就結束,豈不是太悲慘?

俏生終於等到,情真點頭嫁給他,又不忍心成失去情真,突然間她想開,我這局外人,幹嘛管那麼多,這是他們之間的事,我不便插手,乖乖在旁邊靜觀其變吧!

 

『我想早點嫁給俏生,不想讓他為我擔心。』這是她的真心話。

流露出悲傷情感,怔怔看著她。

『妳真的要嫁給他,難道妳不記得,妳曾有多愛我?真的狠心忘了我,我是心成呀!請妳快記起我,我是妳最愛的人,我真的好愛妳。』聲音哽咽住,講不出話來了。

她躲在俏生身邊,雖然俏生有跟她說明,可是她一點印象也沒有。這樣緊追不放,死纏爛打,令她很害怕,拉緊俏生衣角。

『你再糾纏她,我就對你不客氣。』憤怒撂下狠話,緊握她的手別害怕。

『我不會放棄情真,不管她記不記得我,我永遠愛她至死不渝。現在我才明白,對她的愛有多深,深到要為她死,我都心甘情願。』絲毫不受他的威脅。

癡情男子漢啊!不管是俏生,還是他,對情真的愛刻骨銘心。

小梅感動著,但這三角戀愛糾葛,何時才能釐清解開?

 

『為她死?』冷笑從廚房拿菜刀出來。

『這裡有菜刀,如果你肯證明,我就相信你。』

『別這樣,會出人命。』阻止他瘋狂舉動。

心成已經豁出去,只要能挽回情真,他受點傷又有何妨。

『假如我證明了,你會把情真還給我嗎?』

『我只想知道,你做的到嗎?你死了也不關我事。』奸笑他的無知。

擺明耍他玩,替他捏一把冷汗,真怕他做傻事。

『你們別吵了。』真像小孩子在吵架。

『我很感謝,你對我的愛。雖然記不起你是誰,也不知道為何,會遺失你那段過去感情,或許以前我是愛過你,但上天選擇讓我忘記你,就請你忘了過去,重新找尋別的女孩。』誠真對他道。

他不要別女孩,只要她。

『任何人都代替不了,妳在我心中地位,妳是我的唯一。』再度哽咽住。

『要我怎說,你才肯相信?』他不死心的態度,令她頭痛。

『如果妳真的嫁給他,我會立刻,出家唸佛吃齋去,今生不再碰其他女孩,渡過殘餘人生。』絕望看進她眼眸,他下定決心,一旦她嫁給俏生,立刻當和尚去。此生只牽掛她,別無她人,用他所剩時間,去祈求老天爺,保佑她健康,別讓病魔奪去她的生命。

 

冰冷聲音彷彿從地獄傳出來。

『你別拿這話來逼情真。』

『我不是逼她,此生沒她陪伴,生活無樂趣,像行屍走肉般,何不出家,了斷塵埃?』不畏懼他的冰冷。

聽著小梅心酸,癡情男何處找?她都為之動容,無奈他和情真緣盡了。

『你這不是強人所難嗎?』緊繃眉頭。

『就算全世界,要我放棄一切,也不會棄權妳。』這一生只有她,獨佔他的心。

『過去的我已經死了,就算再美好,都成為過去式。現在的我愛俏生,他才是我的全部。請你對我死心,別糾纏不清,對誰都沒好處。』不得不狠下心說。

深入刺痛他,但他仍舊不會放棄,對情真的愛,誰都別想住擋。

『我不可能放棄妳。』

說這樣多,他還聽不進去,無可奈何他的堅持。

『你馬上給我離開,再不走,我會不客氣對你動手,你別白費心機,情真愛的人是我。』下逐令,要他馬上離開。

『在哪裡舉行婚禮,我親眼目睹才死心。』萬一真的成定局,他不會眷戀世俗一切,專心唸阿彌陀佛去。

『等候你的蒞臨。』遞給他,教堂的名片。

捨不得看她一眼,才往外走。

『為何總要有人,傷心流眼淚?』依偎在俏生肩上。

『傻瓜,如果每個人都快樂,天下早就太平了。』溫柔看感傷她。

 

『咳~咳~』小梅忍不住發出聲音。

別顧倆人談情說愛,她可是還在這,不快出聲阻止話,等下看到不該看畫面,她可沒那種嗜好。

倆人還真忘了小梅的存在。

『伯父、伯母那邊你打算怎辦?兩家一致認為,我們是天生一對。』言歸正傳問他。

『妳我都知道,我們不來電,反倒像知己。我希望帶一個,自己喜歡的人,去見父母,打消把我們拼湊在一塊念頭。』他早就打好算盤。

『這行的通嗎?』

『難道妳還懷疑,我的辦事能力?』

她是清楚不過了,這人比誰都可怕,辦事能力自然在萬人之上,他會這麼做,自然有他的道理。但她上哪找人?不可能隨便找替身吧?腦中浮現出實吾身影,難道人選是他嗎?不管了,先借用一下在說。

『情真,我想借用妳哥一下?』

她傻愣住,不懂小梅姐有何用意?是為了幫他們,而借哥來假裝?

『一舉兩得,我會跟她解釋清楚。』懂她用意。

『麻煩約妳哥了,我還有事,先走一步。』難得不好意思。

來不及問時,小梅快速離去,聽的她糊裡糊塗,摸不著頭緒。

『到底想表達什麼?聽的我一頭霧水。』滿臉是問號。

『借妳哥來扮演,她的愛人,懂了沒?』摸她柔順的長髮。

簡單的說,就是對哥有意思,才指定哥來幫忙。哎呀!她怎沒想到。

『很快我有大嫂可叫。』笑的瞇起眼。

『這麼高興,小梅當妳大嫂。』染上她喜悅。

『多一個人疼我嘛!』她當然高興。

『真貪心,有我還不夠?』輕敲她腦袋,有種被打敗的感覺。

和小梅姐吃起醋來,醋罈子還真大。

『不一樣嘛!小梅姐就像我的家人,處處呵護我。』對他撒嬌。

『那我呢?』打趣問她。

『你是我這輩子,想嫁的男人,讓我心花怒放。雖不太記得,為何會拖到現在才答應你。不過那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永遠只愛你。』

感性話語,讓他感動說不出話來,有這些話已經夠了。不枉他此生走一回,甜蜜親吻她,溶化在歡喜氣氛下。

 

★★★★★★★★★★★★★★★★★★★★★★★★★★★★★★★★★★★★★★★★★★★★★★★★★★★★★★★

 

雍容華貴別墅裡,襯托出主人獨特品味,但客廳裡所散發出,是沈重氣氛,形成格格不入的感覺。

坐在中間中年男子,審問旁邊兩對戀人。

『現在是怎麼樣?不是兩家有婚約在先,怎變成今日這幅景象,誰來說明一下?』

難怪他們會吃驚,一直以來,都認為他們很速配。其實不然,倆人早就認知到,對方不是此生伴侶,而另尋他人。

『我和小梅是青梅竹馬沒錯,但我們不愛對方,因為太瞭解對方個性,一點火花也沒有。試問在座的你們,換成是你們,覺會幸福快樂嗎?會甘心嫁給不愛的人嗎?或娶不愛的人嗎?』重點講出內心的話。

婚姻大事本來就是父母作主,但他們說對的,怎忍心拆散愛人?

『伯父、伯母對我像女兒般疼愛,令我感激不盡。但實吾才是我想託付終身的人。』

實吾配合她點頭。

俏生和小梅父母在商議。

『這如何是好?他們都愛上別人。』

『難道要解除婚約?這可不行,那兩家事業怎辦?』小梅父母傷腦筋。

早就替他們想好對策,不就是為了利益嗎?

『把我們收養成養女、養子不就行了,兩家互相合作,擴充經營。讓我們各自去疼最愛的人,這樣不是一舉兩得?非要狠心拆散,相愛兩對戀人嗎?』猛然下重帖。

雙方父母交頭接耳商量。

緊握住俏生的手,她害怕和他分離,回握力氣加深,安撫她的情緒,一切由他頂住,誰也別想拆散他們。收到他的訊息,稍微安心。

小梅羨慕望著他們幸福樣子,實吾伸手握住她,一種幸福感油然而生。

兩家討論結果,尊重他們的抉擇,事業合併擴充,感情就由他們了,不再勉強湊成一對。

 

兩對戀人走出別墅的大門。

『妳馬上將成為我的老婆,到時妳要替我生一打小孩。』剛好組成一支棒球隊。

『誰說我要替你生。』就是不要讓他得意。

『妳不替我生,那我怎辦?叫我唱獨角戲?』當場垮下臉。

『哄你玩的,別太認真嘛!到時你想逃也逃不掉。』笑呵呵的逗他。

這小妮子在捉弄他,忍不住抱起她,親吻她可愛的小嘴,在他心中是寶貝。

似乎忘了,身旁還有其他人的存在。

『別忘了,我們還在。』怎每次都由她來提醒,這兩人忘情親吻的境界。

注意到小梅和實吾還在,才不捨放開她。

『這麼捨不得啊!』調侃看兩人。

『小梅姐別糗我們了。』害臊想挖洞鑽進去。

『別半斤八兩,我看妳也希望,實吾這麼對妳,是吧?』有趣盯著她。

被猜中後,她說不出話來,很明顯提示了,這隻呆頭鵝還不知情嗎?難道還等她,開金口求他?

本來就想邀她去吃頓飯,只是不知如何開口表明,如今有這機會得把握。

『我能請妳去吃飯嗎?』他會成功嗎?

小梅露出小女人般模樣,和實吾吃飯去。

『我哥這方面呆了點,希望小梅姐多包涵。』看他們離開,情真開懷笑。

『別擔心,他們會有很好發展。』郎有情,妹有意。

往他胸膛靠過去,想時時刻刻待在他懷中,緊抱他不放,她知道時日不多了。

 

祥和安靜教堂裡,多了一對戀人,以及一些見證人。

這對戀人是俏生和情真,即將成為夫妻。

在旁見證有仁俊、晴伶、小梅、實吾,雖然沒有華麗氣派,但有自然樸實味道,別有一番風味。

教父正準備宣佈時,大門開啟,見一位少年,氣喘如牛跑進來,來到他們面前。

『妳真的要嫁給他,不考慮我嗎?』一步一步靠近新娘。

俏生阻止他,再往前靠近一步。

『怎樣你才肯放她?為了你,她拒絕別人追求,把自己逼迫到,進退兩難的地步。你能明瞭,她之前有多痛苦嗎?現在她選擇忘了你,表示這一切都結束了。為何不放她自由?』怒氣吼他,還敢來攪局。

當初要是他能了解,才不會走到,今天這種地步,怪他太愚蠢了。

『我終於體會到,痛不欲生的感受,被思念折磨到快瘋潰發狂。這是上天給我的懲罰,不懂珍惜妳,失去妳之後,才覺特別珍貴,想補償都來不及,希望來生有機會補償妳。』他懊悔不已。

任誰都聽的出,他真心懺悔,但已回天乏術。

『換我求你,別糾纏我不放,好嗎?』他講的話,她不為所動。

多麼刺痛地一句話,別再煩她是嗎?

心都快被炸碎了,痛苦難當,淚流不止,這回他真的徹底死心離去。

當要轉身離開時,看見晴伶趁大家不留意,悄悄來到情真身邊。

他查覺不對勁,朝情真直奔而去。

兩人在交換戒子時,晴伶手中握著匕首,朝她身體刺去。

就在這一瞬間,心成用力推開她,奮不顧身去阻擋。

一切來的太快太突然,令當場所有人都傻眼。

『是我對不起妳,挨這刀後,我不再虧欠妳。現在我還清它了,互不相欠。』握住晴伶的匕首,他慢慢失去意識。

衣服逐漸被鮮血染紅,她不要這樣結果。

本來打算刺情真,卻陰錯陽差刺到他,手不停顫抖呆愣住。

『馬上叫救護車和報警。』俏生最早反應過來。

此刻大家才回神。

『不~要~』情真受驚嚇,而昏厥過去。

現場一片忙亂不堪,原本好好一場婚禮,卻釀成悲劇收場。

 

隨後警察和救護車馬上來到,分別把心成和情真送往醫院,而晴伶被戴上警車。

『動機是什麼?』警察審問她。

『報復她,誰知道心成,跑過來擋這刀。』大笑她的錯誤。

仁俊神色複雜,來到她面前。

『想問妳一件事,和我相處下來,對我可有心動過?請老實告訴我。』

『別以為自己長的帥,就往身上貼金。早警告過你,我只有怨恨,沒有愛情。』搖頭狂笑。

『原來這幾天,是我的錯覺,還以為妳對我有感覺,看來我的心,感動不到妳。最可笑的是,我愛上了妳。』失望看著她,他又再次栽在小女人手中。

她被帶上警車,轉身看他一眼。

眼淚掉下來,並不是她沒感覺,是她不配得到。

見他愈離愈遠,心中難過不已,怕再也見不到面,不知不覺喊出。

『我喜歡你。』

聽到她的告白,接著跑起步追警車。

『不管妳被判多久,我一定會等妳,等妳回來做我的妻子。』邊跑邊喘。

她感動到痛哭失聲。

警員們搖頭,現在年輕人可真不會想,得不到就要玉石俱焚?動不動就搞自殺?枉費上天賦予生命給我們,太不尊重生命的可貴。

 

★★★★★★★★★★★★★★★★★★★★★★★★★★★★★★★★★★★★★★★★★★★★★★★★★★★★★★★

 

清醒後,心成馬上就問,在旁邊照顧他的安仔。

『情真人呢?』

他結巴講不出話,當初他得知,心成為她擋一刀,原以為有望,想不到卻...

『她怎麼樣了?』心急如焚看他的表情,不管身上傷痛,搖晃的安仔。

為何他不說話,難道情真已經...

不可能,絕對不能發生。

『她可能再也醒不過來了,不管我們怎拚命呼喊她,她都無動於衷,就連俏生都喚不醒她。醫生說她,受到的打擊太大,選擇逃避問題,不願醒來。』他忍不住心酸起來。

他心涼了半截,怎會這樣?

『也許你能喚回她,你是她最在乎的人。』他想到一線生機。

他馬上下床,安仔及時攙扶他。

即使傷口再痛,也要往她病房走去。

他不信真的一覺不醒,拖著傷勢,一步一步的走,敲了門進去。

 

見到他的出現,俏生跑過去,激動揍他一拳。

『只要你一出現,她就會出事。怎樣你才肯鬆手放她走?』

任由他發洩怒罵,如果這樣能換回她,他願意。

『就算你打他、罵他,她就會醒來嗎?』在旁仁俊看不過去。

他嘴角流著血,這點小傷不算什麼,走到她的病床。

『我來看妳了,不知道要怎說,妳才會相信我。』

『相信你?再把她騙的團團轉是嗎?』為她感到不平。

『她有多渴望,你愛著她?眼中只有你的存在,你卻不懂珍惜,你不覺太可笑?傷她還不夠深刻是嗎?』他說到最後,用怒吼表達。

他知道自己的罪刑,沒權力去阻擋她的生活,但這次情況不一樣。

『我已經失去資格愛她,所以我求你,在這段日子裡,讓我陪她渡過難關。直到她醒來那天,就是我離開時候。』誠意求他的答應。

只要她能醒來,絕不會去強迫她,會放手讓她走,今生註定他們無緣了。

思忖他的話,可信度有多少?

姑且信他一次,但有條件地。

『要我信你也行,她醒後,你絕不能再見她。』

『一切如我剛才所言,否則我會遭車撞。』舉手發誓。

相信他會遵守諾言,不多說退出病房。

連同仁俊、安仔也跟走,只剩他和情真獨處。

看她又再次躺在床上,心中萬般心痛與難過。如果不是他的干擾,她早就和俏生結成夫妻。如今變成這情景,要他千瘡百孔,都欣然接受。只求她能甦醒過來,就心滿意足了,別無所求。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晴 的頭像
雪晴

雪晴的天空

雪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