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抉擇)

愛情、恩情,選擇何方?

 

『你看她好有趣,緊張羞澀模樣,令人想捉弄她。』滿腦子壞想法。

『你別想欺負人家。』指著他罵。

『我這哪算是欺負啊!這是同學愛的關懷方式,懂不懂?』翻個白眼給他。

明明就是想整人家,還說的理所當然。

『心成也算我一份吧!』或許滿有趣地,他也想插一腳。

『安仔你也跟我一樣壞。』賊笑看他。

『同學愛的表現嘛!』套他剛講的話。

倆人一走一搭,來到情真後面,同時大喊她的名字,猜她先回頭看誰?那人就算是贏了。她不知情況果真回頭看,兩人互相比的對方。

『是他。』互相指向對方。

她反應是一臉茫然,這兩人叫她做什麼?見他們比手劃腳,知道又再設計她,不理會他們倆,往其他同學方向走去。

 

現在回想起這些往事,是甜蜜的回憶。

當初為何要這樣整妳,只覺好玩罷了,常和安仔聯合起來,把妳整的暈頭轉向。

我最愛整妳的是,無緣無故叫妳,等妳回過頭時,把拳頭放在妳臉邊,就好像是被拳擊擊中,還喜歡趁妳走過去時,拌住妳的腳,往前跌呆樣超好笑。

有次,妳巧妙躲過我捉弄,但是...難逃我第二次攻擊,捉弄完後,我心情很愉悅,像解除壓力。

妳真的很笨,明知道我會用同樣招式對付妳,還傻地被我耍弄,但我就喜歡這樣的妳,說起來最笨的卻是我。

沒發現對妳異樣感情,從遇見妳開始,註定脫離不了關係,命中今生愛人就是妳。無奈天不如人願,懲罰我對於妳置之不理,讓妳忘了我存在,悔恨也救不回。

上天真愛開玩笑,如果時間能重來一次,絕不會是這種結局。

總之,一切都是他的錯。

再多自責,也喚不回她覺醒。

求妳快醒來,別讓大家擔心。

 

俏生退出病房後,一直思索著,如何讓她清醒,她最難過是,養母不認她。

口中重覆這句話,不再認她。

啊!有希望了。

隨後來到情真家,敲著門,在門口喊。

『伯母請妳去看,情真一趟好嗎?她現在躺在醫院裡,不醒人事。』

『她的事與我不相干。』裡面傳來冷漠回應。

『伯母這話不能這麼說,畢竟妳養了她二十年,總會有感情在。』勸她的固執。

『感情?從那刻起,我對她沒感情。』拉不下臉說。

顧不了自己身份地位,下跪在門外懇求。

『伯母我拜託妳,去探望她一次,就多一份機會,她的心願就是求妳原諒,難道妳要她有所遺憾嗎?』

堂堂一個身份祟高的老闆,肯低聲下氣到這種地步,可見他真的非常愛情真。

『她需要妳的鼓勵。』

見他為這傻女孩付出真心,心軟下來,打開鐵門。

『好吧!看在你面子上,我去見見她。』她是個嘴硬心軟的人。

『我代情真謝謝妳,現在我們就馬上走。』

其實他早知道,伯母一定會去看情真,二十年親情可不是當假地,只是沒台階下,沒面子罷了,愛面子果然不是一件好事。

 

★★★★★★★★★★★★★★★★★★★★★★★★★★★★★★★★★★★★★★★★★★★★★★★★★★★★★★

 

『喂!你看情真來了。』他笑的很賊。

『你想怎整她?』安仔看他的好友。

『你看了就知道。』笑的很不懷好意。

靜靜看他出奇招,情真眼見他們倆人,心喊糟了,不知又要如何整她?快走過為妙。

『安仔叫我告訴妳,他喜歡妳,想跟妳做男女朋友。』壞心開她玩笑。

想阻止他胡搞,這可不是鬧著玩。

用手肘撞他別出聲。

她佯裝沒聽見走開。

見她滿臉通紅快步離去,剖腹大笑看她的背影。

『哈哈!你看她的臉紅了,笑死我了。』

這次玩笑開大了,以後叫他怎面對她?

『你開的太過火,為什麼不說你喜歡她?幹嘛!把我拖下水。』他真的生氣了。

『你怎麼了?只不過是開個玩笑,有必要這麼生氣嗎?』他在氣什麼啊?

玩笑?天大的笑話,他不知道這會令他尷尬嗎?

『這種玩笑開不得,別拿我當擋箭牌。』他簡直氣急敗壞。

『難不成你喜歡她?不會吧?』看他非常的反常。

『是又怎樣?』他認栽。

『什麼時候事?我還以為你跟我一樣,純粹只想整她。』用手肘頂他的胸膛,曖昧看他。

『從她入學時,我就喜歡上她了。』

『原來一開始就喜歡上,這次是不錯表白機會,該向我道謝才是,怎怪起我?』

『就怕她不接受我,才一直沒表白,又不止我喜歡她。據我所知還有兩、三個,對她也有意思。』

『她的異性緣,還挺不錯嘛!你得加把勁追。』摸著下巴思緒。

他心中充滿無奈,不要把她嚇跑就不錯了。

 

隔天後,兩人碰到面,氣氛尷尬到極點,最先打破沈默是安仔。

『昨天心成說那件事是...』

她屏氣凝神聽著,讓他變的有點結巴。

『那是...開玩笑的。』他終究沒勇氣說出口。

『就知道你和心成整我。』她鬆口氣。

惆悵的感覺,爬滿他的身,原來沒有把他放在心上。

心成見這倆人獨自在談論,故意提高音量。

『小倆口在談些什麼?』

『別亂講話,我和情真在談話罷了,看你講到哪去?』擺他一眼。

『是哦?』口氣和表情極為不相信。

『我和安仔真的沒什麼,你不要誤會。』忙撇清和安仔的關係。

怪哉!她怎緊張成這樣?愈想愈覺不對勁,難道她對...心成有好感?

『有表白嗎?』靠過去小聲問他。

『沒有。』音量小聲像蚊子。

說不定,情真喜歡的人,就是你呀!

 

★★★★★★★★★★★★★★★★★★★★★★★★★★★★★★★★★★★★★★★★★★★★★★★★★★★★★★

 

俏生輕聲細語,對床上人兒道。

『妳看誰來了,是妳養母。』

琴心走近身邊,摸著她臉龐。

『妳這傻孩子,媽早就原諒妳,只是拉不下臉來說,看妳削瘦成這模樣,看了我多心疼,大家也都來看你,希望妳快點清醒,戰勝病魔。千萬別放棄生命,堅強活下去,未來日子還很長。』說完,淚如雨下。

『伯母說的沒錯,大家都渴望妳快好起來。』俏生緊接後頭說。

『妳快好起來,別辜負大家對妳的期望。就算妳真的忘了我,也無所謂了。現在我只求妳,平安無事,假設要用我的性命來換取,我願意啊!』心成也接下說出。

這番話令人感動,也聽出他真心愛她。

但那又怎樣?照樣喚不回她的覺醒,真的就回天乏術了嗎?

心成在心底吶喊,他絕不能眼睜睜看她死去,激動看病床上的她。

『妳不能就這樣向命運低頭,過了這麼多難關,妳都熬過來了。正要有個美好日子時,怎可以放棄?妳不是要和俏生結婚嗎?怎能有負於他?拜託妳快醒,別讓大家操心。』他痛哭失聲哭出。

心再痛,也換不回愛人的甦醒,要是她真的能醒來,絕不阻撓她的人生,是他該放手時候。就只因他存在,她沒能過好日子,唯有放手對誰都好,至少不必再為他哭泣了。

 

彷彿做夢般迷航,好多人纏繞在她身旁,不停呼喚她的名字,但她只聽見聲音,看不到人影。白茫茫一片邊地,遼闊無盡頭,除了她之外,別無他人在,想走出去,始終找不到路。

突然間,一個耳熟能詳聲音,朝她方向傳來,尋找那聲音來源,好像在哪聽過,但又記不起是誰,想伸手去碰觸,卻又抓不到。

剎那間,她想起這聲音,分明是...他的聲音。

沒錯!就是他,一直是她夢寐以求,終究追不到的愛人。

到頭來,弄的滿目瘡痍收場,唯有選擇逃避,不願面對事實,但逃避真能解決問題嗎?問題依舊沒解開,反而弄巧成拙,真糟糕呀!

她不想去理會這聲音,只想待在原地就好,不用在面對煩悶的事。但耳熟聲音卻愈呼喚愈靠近,從遠至近而來,似背後喊叫距離,實在很不想接近,然而刺耳聲音不斷侵襲她,喚醒她的覺醒。

慢慢睜開眼眸,看四周事物,視眼從模糊變清晰,排山倒海影像,一幕一幕從腦中逐漸形成,記起所有一切,不可置信地懷疑,她從鬼門關兜轉回來,再次眨眼看看,她回到現實世界了。

 

察覺病床上的可人兒在眨眼,俏生見狀,馬上關懷她的情況。

『有哪不舒服嗎?』她總算醒了,感謝上天。

『對不起,讓你們憂心了。』眼角泛著淚光。

正當大家興高烈釆的歡呼,心成默默孤單離去,他該遵守諾言,她醒來就永生不見面,專心吃齋唸佛去。

『祝妳幸福。』淒涼悲傷的輕語。

無人留意他的離去。

『我好害怕失去妳,感謝上天沒留妳。』俏生高興到快哭,細心檢查看她。

『我沒事了。』擦著淚光,轉向看琴心。

『媽妳還肯認我嗎?』

『是媽不好,讓妳受苦。媽只是一時氣話,妳別放在心上。即使妳不是我親生女兒,但妳早是家裡的一份子。』心疼摸摸她。

『媽謝謝妳。』她感動到哭,媽終於諒解了。

『妳們先別哭,能重修舊好是不錯。當務之下,讓情真早點去美國治療,就多一分機會。我現在打電話訂機票,今晚就出發。』他想快醫好她的病情。

『明天再走,我還想和媽多聊。』

『以後多的是機會,何必急於現在?』愈早治療愈好。

『他說的對,先顧好身體。現在怎都別想,專心把身體調好,算報答媽了。』琴心同意他的說法。

 

妥協他們的決定,但有一件事,她必須問清楚。

『我昏迷這段期間,發生什事?』

大家啞口無言,雖然她已經恢復意識,但怕她又會受到刺激,誰也不敢言,見大家沈默如金,直覺很怪。

『有事暪著我?』看沒有人敢提,一定有事。

『還記得妳和我結婚的情形嗎?』俏生首先開口。

她點頭,她看到血後,昏倒了。

『妳昏倒後,晴伶被判殺人未遂,她本來是想奪妳性命,卻不小心傷到別人。法官見她知錯悔改,減輕她的罪行,倒是仁俊,三不五時去探望她,大概是愛上她了。當時妳嚇暈,是他替妳擋刀,慶幸沒啥大礙。』

『誰替我擋的刀?』經他一說,是誰?

『心成幫妳擋刀,你們同時住院治療。』

『那他傷勢嚴重嗎?』她想知道,他好不好?

『他沒事了。』關心模樣令他吃味,她依然在乎。

她不懂他的心情轉折,這一問,令他更難受。

『他有來嗎?我想要謝謝他。』

『妳記起心成是誰了?』她記起來了嗎?

『我都想起來了。』是她痛苦的根源。

此時,大家才發現,他不見人影。

大家左顧右盼,剛才人不是還在?難道趁大家不注意時離開。

『他見妳平安醒了,人就離開了。』琴心替他嘆息。

『原來那不是夢,是他呼喊我的聲音。』她喃喃自語。

『這段期間,是他陪在妳身邊說話,從沒停過,祈求妳快點醒。在妳失憶時,為了知道妳下落,跑到公司找仁俊跪一整夜,只為換取地址,連命差點都沒了。』他不想承認這事實,但心成對她的愛,也不惶多讓。愛到如癡如狂,犧牲生命在所不惜。剛那席話,他聽的夠明白,他是不是該有成人之美?

 

『我和他不可能了,曾經為了他,對你的感情視而不見,忘記他的存在,表示我放棄了,不再追隨他的心。』在心中悲苦嘆氣。

『妳真的捨得,放棄這段感情?』不信她能輕易放下。

『過去的事,就別再提了。難道你真的願意看我,投入別人的懷抱?』反問他的真心。

『我不想妳後悔,才讓妳重新選擇人生,強迫留住又有何用?人是留住了,但心呢?恐怕早已飛到別地方去,所以我不要妳,不快樂。過去承諾就算了,現在選擇權在於妳。』心平氣和,跟她溝通。

感動他處處為她著想,但他呢?有為自己爭取嗎?

『你真的甘心,把我送給別人嗎?如果是這樣,那你怎辦?你有為自己著想嗎?』握住他的手。

『這不就是愛嗎?寧願犧牲自己的幸福,也要讓愛人得到快樂。』望進她的眼眸,堅持他的原則。

『你這叫拱手讓人,親手推開愛人,投入別人的懷抱,你就不會緊緊抓牢我嗎?』放開他的手。

他是該抓緊不放才對,但他騙不了自己的良心,因她愛的人,不是他呀!叫他怎能綁住,不屬於他的幸福。

『我不能自私,硬把妳留在我身邊,我們的婚事,當沒發生過。』別過頭,不去看她的神情,他緊握拳頭不放,一放手他就會後悔。

『你不嘗試去了解,怎知道我不愛你?』不相信看他的背影,哭泣的滴下淚水。

聽到她的哭泣聲,轉身為她拭去眼淚,心疼抱住她。

『對不起,我不該對妳沒把握。』緊緊抱住她的不安。

『再說這種話,我以後不理你。』收起淚水,叮嚀他。

『絕不會了。』沒有以後了。

『見你們感情深厚,我就放心多了。』看這兩人的互動,琴心很欣慰。

雖然情真嘴裡說愛他,但心中卻莫名悲戚,這悲傷從何而來?是不是她,仍對他放不下心?心才會如此哀痛。

俏生輕喊她幾聲,見她沒反應,微微搖晃她。

『哪不舒服?』

『我沒事,我們應該向心成道謝,謝他救我一命。』這時,她才回神過來。

『現在我們就走吧!』拉起她的小手。

 

★★★★★★★★★★★★★★★★★★★★★★★★★★★★★★★★★★★★★★★★★★★★★★★★★★★★★★

 

『是這裡啊!怎不見半個人影?』疑惑聲音響起。

『或許他還沒回來。』磁性的聲音,回她的疑問。

四處找尋,就是不見人影,這樣等下去也不是辦法,倒不如找個人,來問比較快。

五分鐘後,來到安仔家門前,接門的是她同學,她大吃一驚,結巴問。

『宜芯妳怎在這...難道是在...』她可不敢再往下想。

宜芯搖頭笑看她,想像力未免也太豐富了吧!

『拜託妳好不好?妳別想歪了,我來他家玩的啦!真是服了妳。』輕敲她的腦袋。

『抱歉嘛!人家會錯意。對了,有些事,我想問安仔。』她的胡思亂想,害她不好意思。

宜芯退開讓他們進屋去,聽到外面吱吱喳喳的聲音,安仔出來察看。

『有人來嗎?』

『情真和她的老闆來了。』

見安仔出來,禮貌問候。

『打擾了。』

『別這麼說,請坐。』指引他們到客廳坐。

『今天過來是跟你道別,順便想問一些事情。』開門見山道來意。

『道別?妳要離開這?』驚訝問好友。

『我要去美國接受治療,暫時離開一段時間,學校那邊都談妥了,今晚就出發。』

『這麼快就決定好,不多留會嗎?』太突然了,安仔不能適應。

『不能拖了,好不容易才從鬼門關回來。』俏生心有餘悸。

『怎回事?』宜芯不懂這話。

從她和情真分道揚鑣後,後面的事全不知情。

『改天我說給妳聽。』安仔對一臉疑惑的她說。

『你知道心成,在哪嗎?』

『我不知道他人在哪?不過他有交一封信給我,等我一下。』進房間拿信。

『我問他也不說,叫我轉交給妳,妳自己看吧!』交到她的手中。

 

情真:

     我很高興,妳終於清醒來了,多麼地害怕妳永遠醒不過來。當妳靜靜躺在床上時,我真的好希望躺在那個人是我,而不是妳。怕再也見不到妳,慶幸妳總算醒來,大家也都安心點,但我只要想到,妳的病情持續惡化著,離生命盡頭越來越近時,我好怕妳,生命就此終止。不管妳是否忘了我,我依然無怨無悔愛上妳,因為妳是我永生愛人,永遠刻在我心深處。即時妳不記得我,我一樣深愛妳,直到老死。

      想當初妳青澀模樣,真的好可愛。記得嗎?新生時,老師幫大家安排座位,是依身高來做區分,剛好前面就是安仔和我,輪到我們倆時,我卻快步搶座位坐下,安仔則悠閒在後面走。說不定從那時候,就有妳的倩影存在,像似不懂人間的仙女,流露出最自然真情。反應方面也超有趣,只要每次整妳,心情都很愉快。但隨功課壓力,不得不努力,升到程度較好班級去,下學期就沒空理妳,全力拚刺到好班去。果然如我所願,與晴伶在同一班,確實那時候喜歡的是晴伶,以為她是我所愛的人。打得正火熱時,美夢卻停止,搗亂一切好夢,這全只因妳。但我並不後悔愛上妳,愛已深根牢固,毀滅不了。

      這輩子我忘不了妳,原來最傻的人是我,殘忍踐踏妳對我的愛,報應啊!如今妳忘了我,算是一種解脫,至少妳不用為我痛苦了。想到曾有那麼多,美好的回憶,現在化成灰燼,我很心痛。人真的一旦做錯,就難以補救,像我再也換不回妳的心,錯過才知道重要性。現在妳的心完全屬於俏生,他一定會給妳更多歡樂,比我更愛護妳,交給他,我可以安心了。在佛祖面前,祈求你們白頭偕老,生兒有女,永遠過的很幸福又快樂。

心成

 

見她淚已俱下,明白她還是愛心成,她摸著臉上淚痕。

『我怎掉淚了?』舉手擦拭淚水。

『情真~』他還能說什麼?在她內心深處,存在心成的地位,誰也替代不了。

『心成要出家?』安仔和宜芯異口同聲,此事非同小可。

『妳忍心看他出家嗎?』他本來是無權過問,可是身為他的好友,他不能坐視不管,更何況是出家?

『心成對妳的愛,很令人感動,但俏生對妳的專情,不用我說,妳也明瞭。這兩人同時愛著妳,妳可要考慮清楚,究竟是愛誰?』宜芯提醒她的抉擇,註定有人會傷心。

『我愛的人是俏生,他不是也祝福我和俏生了?』沒考慮就說出。

任誰都知道她在逞強說謊,俏生的心,很不是滋味。

『我們走吧!去跟心成道別。』

『是啊!我們還得趕飛機,安仔、宜芯再見了。』她笑的好牽強。

『別說的像見不到。妳一定要回來,知道嗎?』宜芯紅了眼眶。

『我一定會活著回來。』

 

幽谷中有座安寧清靜的寺,象徵大自然的和平柔美,不帶任何吵雜聲音,似仙麈脫俗的世界,洗滌心靈上的寄託,使人想沈溺在這樣的美境,寺裡師父見有客來到,問候兩位施主。

『來貴寺,有何事?』雙手和拜恭維。

『有位叫心成的人,來這嗎?』跟著重複師父的動作。

『是有這人,兩位是?』端詳看他們的來意。

『我們是朋友,可否請師父,你帶我們見上一面?』

見那位女施主,眉宇間帶股憂愁,是感情上困惑,知怎回事了。

『兩位施主請跟我來。』繫鈴人還須解鈴人。

來到佛祖面前,地上的人跪著在祈禱,女施主慢慢走過去,喊跪在地上的人,他渾身一震,回頭看她。

『妳怎會來這?』驚奇她的出現。

『我來跟你道謝,以及道別,今晚我會和俏生到美國做治療。』心中難過的看他。

『妳的手術會成功,到時和俏生過幸福的日子。』即使心再痛,還是祝福她。

她苦澀點點頭,見他還未剃髮,勸告他。

『你用不著出家唸佛,佛祖也會聽見。』

『人間已經沒什麼,值得我留戀了。』

她無言以對,她還能說什麼呢?全是因她而起,就算愛他又如何?不能拋下對他的恩情,在她最需要保護時,適時照料她,呵護她,不斷鼓勵她活下去。最好方法就是,她以身相許,來回報他的感情。

『很感激你,為她擋的那刀。』老實說,如果沒他,她可能活不了。

『換作是你,也會奮不顧身去救,希望你能保謢好她,祝福你們快樂。』淒涼的祝賀他們。

『我會讓她幸福。』這是給他的承諾。

『你真的要出家?』她問最後一次。

『這是我對佛祖許下諾言,絕不反悔。你們別勸我了,走吧!』堅持許下的誓言。

『你多保重了。』她別開眼,轉身離去。

這句話就像斬斷兩人的情,永無相見,把愛埋進心中深處,成為回憶。

兩人走之後,師父早已看出,這兩人的愛意,仍有情在。

『你和女施主的情孽仍在,縱然你出家了,也平靜不了心中的情,無法了解佛祖的境界。你根本不屬於這裡,下山去吧!去和她重新邂逅。』嘆息著。

一句話就道破他的心思,師父說的對,他出家又如何?心依然惦念著她。

不斷嗑頭道謝,師父對他的恩情,可是他的承諾怎辦?

『佛祖會諒解你,不必為了諾言去出家,心意到便行。』看透他的想法。

『師父謝謝。』感激再次嗑頭,便下山去了。

師父搖頭感慨,多少世俗人,為情字所困?多少人又沈浸在誘惑之中?不斷輪迴找尋,獨一無二的愛人,情關果然害人不淺,但令人甘之如飴。

 

★★★★★★★★★★★★★★★★★★★★★★★★★★★★★★★★★★★★★★★★★★★★★★★★★★★★★★

 

『情真麻煩你照顧好。』琴心不放心,對著俏生交代。

『拜託你多看著她。』緊跟在老婆後頭說。

『我又不是小孩子,幹嘛!一直吩咐俏生。』好像不看好她是不行,令她哭笑不得。

『妳是我們最寶貴的女兒,這次是去治療,難免會有不適應的地方,要他多鼓勵妳,是應該的。記住,受不了時,多想想家人,努力下去,千萬別放棄。』握緊女兒的手。

『我會堅強下去。』她眼眶紅了。

實吾最討厭這種沈悶的氣氛,對媽抗議。

『媽妳不公平,只對小妹好。』

『這時候你還跟你妹吃醋。』森吾瞪他一眼。

『有勞小梅姐照顧我哥。』轉向對小梅。

沒聽清楚她話中的意思,自己沈溺在感傷中,隨口答應她。

『大家可是聽到了,小梅要照顧我。』得意的笑。

『啥?』她從悲傷情緒醒來。

『哎呀!妳剛不是答應小妹,要照顧我嗎?大家可以作證,對吧?』看她中計了。

所有人都點頭,很配合他的演出。

『這不算數,剛我沒聽仔細,我又沒答應嫁你。』她傻眼看大家。

『我記得妳說過,只愛我哥一人,還是妳喜歡另有其人?』像煞有其事的逗她。

小梅被問的吱唔而臉紅,那也是為了配合演出。

『小妹妳別整人。』見到她的羞澀,就心滿意足了。

『你們兄妹倆,故意設計我。』這才知她被騙了。

『不敢呀!老婆大人。』實吾喊冤。

惹的大家哄堂大笑,有趣的一對。

『我們該走了,飛機是不等人。』提醒她,該向大家告別了。

才依依不捨走向機門,不知這一趟,能活的回來嗎?

心中祈禱,今生無緣和心成在一起,希望來生再續前緣。

但奇怪,心中突然猛抽痛一下,很奇異的感覺。

『還好嗎?』見她有異樣。

『沒事。』或許是她太累了,閉上眼休息。

見她累的睡去,在額頭上落下吻。

『我會永遠守護妳。』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晴 的頭像
雪晴

雪晴的天空

雪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